不能忘却的记忆 ——中国菏泽网
菏泽网首页 | 今日齐鲁 | 国内 | 国际 | 社会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健康 | 专题 | 图片 | 论坛 | 县区 | 菏泽日报 | 牡丹晚报

不能忘却的记忆

2019-07-30 10:10:09 来源:

   刘明闯

  那场战争已经过去整整40个年头了,我与那些战友也已经分别有34年了,有些人的名字也开始渐渐忘却了,但是他们舍身取义的精神却永远地留在了我的回忆里。也正是因为有了他们的舍死忘生,才有了我们今天的岁月静好。

  我是1985年去参加对越自卫反击战的。那年的冬天异常的寒冷,上午在413团领导宣布军区关于我部赴滇轮战的命令后,我们就分三个梯队从高密乘坐火车出发,行程四千多公里,近半个月的时间才到达了昆明,后又改为摩托化行军,最终于3月16日到达战区。为了适应亚热带山岳丛林地作战,部队进行了两个多月的全封闭式临战训练,主要练习俯角和仰角射击、投弹等战术动作。两个月的临战训练结束后,我们就正式加入了真正的战场——云南麻栗坡老山前线。出发前,我们个个咬破手指,写下血书,满腔热血地要用真枪实弹去严惩越南当局的武装挑衅和军事入侵。

  初上阵地,我被派到中越边境一个突出孤立的无名高地,负责完成上级命令的上传下达通信联络任务。那里地形复杂,荆棘丛生,也是越军经常偷袭的地界。我和刘意认识是上阵地的第二天。当时的他刚满十八岁,操着一口浓重的鄂北口音,放弃了家里收入可观的工作,只身一人来到前线打仗。他经常说:“军人的价值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的,就算是给我一千元、一万元,让我在老山前线的炮火下躲一分钟我也不干。”

  有一天夜里,越军特工再一次偷袭,当时刘意正在值班站岗,听到阵地前方有响动,他警惕地观察着,一边用暗号向班长报告,一边用机枪向越军扫射,不料一颗手榴弹飞来,弹片击中了他的头部,血流不止。当时,我急着要帮他包扎,他却跟我说:“不要紧,赶快向领导汇报。”说完后他就倒在了我的怀里,停止了呼吸,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永远离开了。

  5月份,老山战场的战线暂时稳定了下来,双方转入了长期对峙的阵地战。我们蜷缩在狭窄潮湿的 “猫耳洞”里,忍受着40多度的高温,与老鼠、毒蛇、蚊虫、苍蝇为伴,誓死守卫着中国的每一寸土地。5月31日,我们接到上级命令,实施出击拔点作战。天刚刚破晓,首长命令用炮火覆盖敌军阵地。可是敌方暗堡内疯狂扫射的机枪,阻挡了我军前进的步伐。眼看着总攻就要开始了,在这紧急关头,战友李玉峰主动请求去消灭这支越军。得到批准后,他拿起喷火枪向敌方的暗堡冲去。一路上没有一处可供隐身的地方,李玉峰匍匐前进,他的左腿不幸中弹,却坚持着用右腿支撑着身体继续前进。在前进到敌人暗堡不远处,他集中了全身气力,一个鱼跃,架起喷射器,一道火龙飞入敌人碉堡,越军机枪手浑身烈焰,嚎叫着爬出碉堡,满地打滚,很快就不动了。我军战士们迅速冲进越军的战壕里,一边前进一边搜索残敌,很快就控制了制高点,扭转了战局,而李玉峰的忠骨却永远地留在了异国他乡。

  1986年,兄弟部队接防,我们从前线撤了下来,在麻栗坡县修整了近一个月,后乘车返回了山东。几年后,我也离开了军营,转业到家乡曹县工作。直到现在,战友们的音容笑貌仍历历在目,一场场血与火激战的枪声炮声军号声常常在耳边回响。那场战争中牺牲的战友们如果现在还活着,也都是近六十的人了,也应该是膝下儿女孝顺、屋内子孙满堂了,但他们却在十七八岁正值人生大好年华时,为了国家的和平和人民的安宁付出了宝贵的生命。

  “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,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。”让我们永远铭记英雄、学习英雄、礼赞英雄,让英雄永不独行。

  凡未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的网站,不得转载本网及菏泽日报、牡丹晚报所属各媒体电子及平面的稿件与图片,特此郑重声明。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,如擅自转载、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,本网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版权声明 | 网上订报 | 网上投稿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版主
中共菏泽市委外宣办 菏泽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SEO技术服务QQ:451652942
Copyright? 2004-2015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菏泽网 版权所有
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