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表情结 ——中国菏泽网
菏泽网首页 | 今日齐鲁 | 国内 | 国际 | 社会 | 财经 | 房产 | 汽车 | 娱乐 | 健康 | 专题 | 图片 | 论坛 | 县区 | 菏泽日报 | 牡丹晚报

手表情结

2019-07-16 11:33:26 来源:

  人人都有个情结。别人是什么情结,我不知道。但我却有个"手表情结"。

  我出生于四十年代,解放前的事,记不起来了。因为那时年龄小,不记事。真正记事了,是五十年代初的事。因为那时刚刚解放,国家底子穷,家底薄,人们生活在物质匮乏的年代,又加上是生活在极其偏僻的农村,见个戴手表的就认为是神人,起码不是一般人。所以对手表非常向往,心里想:"我长大了,能买个表戴在手上,就是最大的满足"。大概是1954年左右,我上小学二年级,我的堂兄在菏泽地委工作,回家探亲,手腕上戴了一个明晃晃的手表。我当时七、八岁,正在编席子(我们庄上人人都会编席子),一直盯着堂兄的手腕看,看得他毛糙糙的,又不好意思说。我实在忍不住了,憋了很大一口气,才怯生生的张口:"能把你手腕上的手表摘下来,让我看一下吗?"堂兄立即回答:"可以呀!"马上把表从手腕上摘下来交到我手上。啥叫"爱不释手"?直到上初中学到这个成语时,我才真正体会到这个成语的含义。我先看表盘:刻度、时针、分针、秒针;再看表带:金属的,链条一环连一环;最后再翻过来看表盘后面的样子及标注的厂家等等,足足看了半个钟头。堂兄有急事要走,但看到我爱不释手的样子,又不好意思要回去。等我看完把表交给堂兄后,我马上起身跑到桌子前,从笔记本上撕下一张纸,开始画了起来。虽然那时我没有画画的天赋,但却把这块手表画的活灵活现。画好后,生怕被别人发现了,笑话我没出息,就把这张"手表画"掖在书本里,才又去编席。

  从此,我就开始了在手腕上画手表的历程。首先把左手腕洗干净,然后把左胳膊平放在桌子上,用右手拿钢笔在手腕处开始画,心里想着堂兄那块手表的式样,从书中找出当时画的"手表"的那个画图,一笔一划地认真地在画,脑子飞快地回忆,手像画工笔画那样地认真,先画表盘:刻度、数字、时针、分针、秒针以及数字前面的粗点、细点,在表盘的右边中间还画了一个小旋钮,装作一个可以调试的零件。然后再画表带,画完正面,再把手腕翻过来,把表带接上,画完整,足足画了二十多分钟,才算大功告成。这个画手表经历,从1955年小学三年级一直画到1964年高中毕业,十多年从不间断。而且画一次,只能撑一星期,等手腕脏了,画笔褪色了,看不清了,再重新画一遍。这样始而复止,十多年,不知画了几百次、几千次……

  那时,手腕上戴着"手表",不走针,但也时不时下意识地看一眼,心理上获得了极大的满足。虽然戴着"手表",却不认识手表。因为关于如何读表、识表,《常识》书上没有,老师也没有教过,同学也没有议论过。记得上初二的时候,班主任老师带着我们在学校菜园里劳动,干了一会儿,老师问:"现在几点了?应该下课了呀?"同学们大眼瞪小眼,谁也不吱声,因为老师也没有戴手表。班主任只好说:"班长,你去教导处看一下挂在墙上的钟表,回来报一下。"因为我是班长,就飞速赶去学校教导处。走到一看挂在墙上的钟表,时针和分针几乎重合在"9"的数字上。这是九点我知道,可这是九点几分呀?我不知道,所以就自作主张地跑回菜园,报告说是九点九分。班主任说:"你不认识表呀?咱们来时就八点了,如果现在是9点9分,早该打下课铃了呀,你手上戴着表,不走针,大概迷糊了吧?"惹得全班同学哄堂大笑。后来,我问了一下戴手表的老师,才知道当时时间应该是8点45分。此事一直到高中毕业,被同学笑话了四年多。

  高中毕业后,我参加了地委赴郓城县四清工作队,一年后四清结束,被分配到县委机关工作。可是由于当时工资低,一直没有实现戴手表的愿望。其实那时候,县委机关里戴手表的干部也就是年龄大、职务高、工资高的少数几个人。直到70年代初,我提了职、加了薪,又补发了提薪的工资后,才花75元钱买了一块"青岛"牌手表。因为那个年代,哪怕是行政十三级的县委书记,也就是能戴上国产最高牌子的"上海"牌手表,至于说戴进口表,人们想也没想过。我为什么不买"上海"牌手表?因为虽然提了薪,"上海"牌手表,需120元,家里又上有老,下有小,实在是买不起!这块"青岛"牌手表,我戴了十几年。后来因为孩子她大舅从新疆来这里探视。临走时,他非把他戴的那块上海手表摘给我,这才实现了我一生最高的愿望,戴上了国产顶级品牌"上海"手表。

  人生下来,就有欲望,而且这个欲望是不会停止的。戴上了最高档的国产表,又想戴进口表,1992年,我带领项目考察团去泰国考察饲料加工项目,途中听人说,泰国生产瑞士的世界顶级手表"劳力士",才120元钱。于是我花钱买了一块,手表设计的很漂亮,表壳、表带黄橙橙的,很是好看。其实,它只是一块电子表,好看而不中用,就像我上学时手腕上画的"手表"一样,回国后半年就不行了,只好扔掉。但我一点也不惋惜,因为它已经满足了我那颗虚荣心。

  随着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入,经济日益发展,科技突飞进步,各种琳琅满目的电子表、进口表、会说话的表、能打电话的表,都吸引不住我,只有那块顶级的国产"上海"牌手表一直戴在我的手上。况且,现在人人都有一个智能手机,那上面的时间比手表都准。特别是青年人也已经不把戴手表作为一种时髦啦。而我却仍然戴着手表,还时不时地翻起手脖看一看,成了一个下意识的动作。

  时间已经过了六十多年,我也已经到了古稀之年,最让我钟情的仍是上小学、初中、高中时那十多年画在手腕上的"手表"。那时候,尽管衣服上满是补丁,肚子里饿的咕咕叫,但手腕上那块假手表却给了我无限的期待和梦想,让我不停地奋斗、前行。有人可能会问:在手腕上"画表",同学们不笑话吗?那是一个物质匮乏的年代,同学们又处在天真浪漫的时期,谁笑话谁呀!

  以上就是我的手表情结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,而且又是真实的、贴切的、耐人寻味的、不可忘却的……

  作者:曹广真,曹县政协退休干部,历任曹县县委宣传部副部长、县文化局局长、计划委员会主任、县政府县长助理、政府党组成员、县政协副主席等职。现任曹县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副主任、老年体协副主席。近期连续创作了《一篇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报告文学》、《影屏唤异彩、人间有大爱》等影评及《最大的存折及最小的存折》等多篇散文,分别被《中国菏泽网》及省关工委主办的《关爱》杂志刊登,其撰写了几篇论文曾多次被《菏泽日报》刊登。

  凡未与本网签订书面协议的网站,不得转载本网及菏泽日报、牡丹晚报所属各媒体电子及平面的稿件与图片,特此郑重声明。部分网站的侵权行为,如擅自转载、更改消息来源以及抄袭等,本网将按照有关法律法规追究其相关责任。
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留言 | 版权声明 | 网上订报 | 网上投稿 | 不良信息举报 | 招聘版主
中共菏泽市委外宣办 菏泽市政府新闻办主管 菏泽日报社主办 SEO技术服务QQ:451652942
Copyright? 2004-2015 heze.cn All rights reserved.中国菏泽网 版权所有
一本道久久综合久久爱